安徽网 ? 文娱新闻

独家对话《今夜星辰》编剧唐栋:英雄人物只有站在地上才有真实感和力量

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新安晚报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;已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“来源:新安晚报或安徽网”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安徽网   大皖客户端讯   作为安徽省话剧院创排的大型话剧《今夜星辰》的编剧,屡获曹禺剧本奖、文华大奖、文华剧作奖、“五个一工程”奖的中国著名剧作家唐栋直言,为了不雷同不重复,自己当初也怕写不好郭永怀和李佩的故事。但采访和研究之后,把自己写感动了的唐栋毫不讳言,《今夜星辰》是那种“一辈子能写两部这样的戏,也就值了”的作品,而且他对于黄金搭档、导演傅勇凡的二度创作,对于安徽省话剧院的角色演绎和舞台呈现也非常满意。

《今夜星辰》编剧唐栋。

唐栋给安徽省话剧院的同仁们写了四个字:抱朴守一。他说这也是自己做事情的态度,干什么事都要有坚定的信念和追求,而且这个也和《今夜星辰》表现的中国科学巨匠们的家国情怀和奉献精神能契合起来,“一个人必须有自己坚定的人生目标,而且要守住它,一以贯之,虽然相当不容易?!?/p>

要让英雄人物站在地上

新安晚报:听省话剧的同志说,您自己评价《今夜星辰》这部剧的时候说过,“一辈子能写两部这样的戏,也就值了”。

唐栋:这个话我说过。这也是看过他们联排之后感觉比较满意的一种表达吧。因为这个剧本写的时候,面临的难度比较大,难在什么地方呢?一个是同类题材近年比较多,艺术最怕重复和雷同,这个题材你能写出什么新鲜的故事,塑造出什么新鲜的人物,树立起什么新鲜的主题,这个都面临很大的挑战。艺术不能走老路啊,不能吃别人嚼过的馒头啊。郭永怀,李佩,那个时代的那一批科学家,包括那个时代国家的命运,国家所处的国际环境,把这些捋清楚,你就知道,我要表达什么。这几个人物,他们内心是什么东西在支撑他们,他们的科学精神是什么,才能够做下去。当然也有很多是技巧性的东西,但最重要的还不是技巧,还是这个题材的把握,把这个东西要吃透写透,才能够立起来。上次试演时我看过,总体还是比较满意的呈现。我写过四五十个剧本,这个戏也是我在写的过程中,比较感动的一个剧本。写戏你自己不感动的话肯定不行,你自己感动了,才能感动别人,这个戏也就基本上可以了。这个戏受感动的点比较多,不是一个点两个点。

新安晚报:刚邀请您写这个故事的时候,心里是不是也打过鼓。

唐栋:当时也知道这个东西很难搞,太难搞了,能不能写出一个自己满意的东西来,是有问号的。我就说先采访,做准备,看看再说,你要没把握,你也不能揽下这个瓷器活啊。经过采访,研究资料,最后找到了几个点,这个戏的立足点。

新安:郭永怀还是比较立体的。

唐栋:对。他和他爱人李佩都是英雄模范人物,是先进人物。写戏的话,一定要让英雄人物站在地上,才有真实感和力量,老把他举在空中,两脚不挨地,观众也不接受。写他的真情实感,家国情怀,尤其把个人命运和国家的命运,把个人的命运和国防工业的命运给有机地结合在一起,戏就出来了。纯粹就写怎么搞核试验,怎么搞导弹,怎么搞卫星,抛开个人生活的东西,这就不叫戏了,这叫材料;但是反过来你只写个人,卿卿我我儿女情长,不写宏大的叙事也不行,只有把两个结合起来,才符合历史真实。我们生活中也是这样,任何一个人物,都是把家和国凝结在一起打的,郭永怀和李佩这一点特别突出,为国家做那么大贡献,家人一个个走了,最后个人什么也没有,最后就是23位“两弹一星”中的一个称号,但是他留下的是巨大的精神力量。

很满意演员的舞台呈现

新安晚报:演出的时候有很多笑声,比如钱学森和郭永怀喝酒,更多的是观众在抹眼泪,这个有泪有笑的表现是在您的预期之内么?您愿意给自己的这部戏打个分么?

《今夜星辰》剧照。

唐栋:这个都是有提前预感和预知的,这个一般都不会差别太大,都在可控范围内。我们写戏的时候,脑子就有一个舞台呈现,包括观众,脑子是有画面感的,如果达不到这个要求,就要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。艺术作品不好说打分,而且一个作品和另一个作品不好相比较,这个就是这一个。我这个戏,导演的二度创作,演员的舞台呈现,我还是很满意的。但是话说回来,艺术永远没有止境,总是可以再好再好再再好,不断演出不断修改,达到更好的一个高度,现在才刚开始演嘛,等到这部戏演到一百场的时候,那肯定和现在不一样。艺术就是遗憾的艺术,十全十美不可能,今天你觉得很满意,明天你有新的认识又觉得可以改进,正所谓“艺无止境”。

新安晚报:普通观众还是很有代入感的,能够设身处地去感受那种奉献和一次次别离。

唐栋:郭永怀那一代科学家都是那样,新疆青海,一去就是几个月半年几年,你想那个年代,不像现在通讯设备很发达,那时候你走就没法联络了,一般的电话都打不进去的,那时候承受的苦,郭永怀和李佩,以及他们的女儿郭芹付出的牺牲是同等的。

新安晚报:写这部戏的时候,历史的真实和艺术的虚构这种关系是如何把握的?

唐栋:真实和虚构都是围绕主题呈现和人物塑造的一种手段,戏里呈现的故事和细节都是虚构的,但是所有的虚构都是有来源的,都有真实的影子,都是真实发生的事件的组合、延伸和发展,有影子在,否则就是瞎编了。你虚构的事情观众要认可,否则一盘散沙。戏剧需要把散沙凝结成石头,艺术创作就是这个过程。

新安晚报:您对安徽省话剧院整体的表现怎么评价。

唐栋:他们在不断成长不断进步,现在和最初导演刚开始排练的时候,区别很大了,应该说有飞跃的发展。演员就像当兵的一样,神枪手怎么来的,是子弹喂出来的,靠打子弹,没有子弹怎么成为神枪手,演员也是这样,你不断给他排戏,他戏排多了,自然而然就成长起来了。再好的演员不给他戏演,就完蛋了,废掉了。演员通过演这个戏,队伍就会成熟起来,越来越好。

抱朴守一,贵在坚持

新安晚报:您和傅勇凡导演被誉为中国话剧界的“黄金搭档”,制作了很多主旋律作品,并且屡获大奖。现在很多人一提到“主旋律”,就会有偏见。您怎么看主旋律这个词。

唐栋:主旋律就是真善美。实际上美国大片也就有他们的主旋律,英雄主义啊,国家精神啊,那就是他们的主旋律,只不过人家不叫这三个字。我们把这个说法提出来了,而且我们还分工业题材,农业题材,科技题材……很多详细的题材,国外好像也不这样划分,艺术就是艺术,我们就把它分的很细,可能是为了识别度吧。实际上一个作品是不受这些限制的,你是主旋律作品,但是艺术水准达不到也不行,我这个作品并没有刻意打上“主旋律”的标签,但是呈现的主题思想、价值观、人性之美,就是主旋律期盼的东西。这二者没有严格区分。我的理解,讲主旋律主要是为了好识别,一个标签。

新安晚报:您在安徽省话剧院写了几个字,“抱朴守一”,这是您自己的创作理念么?

唐栋:干什么事都要有坚定的信念和追求。现在这个社会变化太快,各个方面都太复杂了,必须要有自己的一个坚定的人生目标,而且要守住它,一以贯之,这个相当不容易。这个和咱们这部戏的主旨也是完全契合的,这是咱们中国古人老子的一句话。古人的很多哲学思考,到现在都非常有价值,怎么做人,怎么生活,怎么面对社会,很多真知灼见,我们现在把很多这样的东西忘掉了,现在给我们更多是心灵鸡汤,那么多心灵鸡汤都赶不上古人的一句话,道理已经被古人说尽了。

新安晚报  安徽网  大皖客户端记者  蒋楠楠

返回顶部
黄页网站大全手机在线 ,男女啪啪啪 ,换妻群的疯狂派对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